首页  今日要闻  今日头条  身边感动  街道播报  家住社区  走进直播间  政法在线  微视频  教育  行走碑林  文旅融合  碑林视频  图片新闻  碑林故事  党建新闻   文苑风采

别拦我!我要到碑林“住”民宿…...

来源:贞观 时间:2020-12-16 14:39 字号:

  我要到碑林“住”民宿

  啥?

  城里

  也有民宿

  这绝对不可能吧?

  说起民宿

  人们的第一反应

  就是农村或是乡下

  要不是就是秦岭脚底下

  最起码也是周至蓝田户县长安

  城里根本不可能有民宿

  特别是在寸土寸金的碑林区!

  错了

  你大错特错!

  今天融小林就带你一起

  走进碑林区

  感受杨素秋

  这位西安某高校教师

  区文化旅游体局副局长

  笔下的文章

  《很少有西安人和我一样·

  认真睡过城墙根下的民宿》

  ……

  她

  清新的文笔

  细腻的观察

  亲身的体验

  不凡的功力

  一定会让你

  对碑林

  对皇城根下

  的民宿有一个全新的认知!

  难怪有粉丝

  这样说

  不怕媳妇打断腿

  我也要

  到碑林

  到皇城根下住民宿……

  在连锁酒店和民宿之间,我更喜欢民宿。它俩的差别就像制服和时装。前者也不是不好,只是太雷同,后者则要丰富得多,谨慎挑选就可以避免踩雷。

    可是,住民宿大多是去外地旅行时的选择,谁会在本地住呢?比如我,根本没有住过西安的民宿,这也算是灯下黑了。有一天我突然起意,沿着城墙,一家一家找过去。

 -西安大风起西民宿 地址:碑林区柏树林4号

   门面小了点,来回走了两遍才找到。

  地方是个好地方,离碑林博物馆步行三分钟。北边“青曲社”,听相声方便;南边文昌门,城墙根随意溜达。

  先上楼去看传说中的“奎星阁”——清朝的文曲星楼被四面民居包裹得紧紧的,严丝合缝,站在楼梯拐角就可以伸手摸它,店主好福气拿下这栋楼。

  (-大风起西-奎星阁)

  微雨刚停,一转头就看见了城墙,却觉得它很不一样。我登上过城墙,也在许多视频里见过城墙。要么离它太近,要么离它太远。而这一次,相隔百米,视线平齐,天空黯淡湿润,城墙上的自行车三三两两,都是侧影,慢悠悠过去,近处漫卷的瓦屋檐像是在给他们做底。这时候如果再来一声鸽哨,就齐了。

  (-大风起西-看城墙)

  楼顶要开一场读书会,主题是“谈谈死亡”,参加人多是中年,有读书人,有医生,有律师,有癌症康复者,有临终关怀志愿者。他们在这里煮起咖啡,铺开粉色的丝缎,放上甜品。古旧的屋顶和精美的西点肩并肩挨在一起,好有趣。我对着这些小玩意儿拍啊拍啊拍,可惜总也拍不好。我问能旁听一会儿吗?他们说不能,这是线上小组,每次活动得预约。

 

(-大风起西-楼顶沙龙)

  我对西安这所城市还是有偏见,我总觉得这里太保守,尤其是中年人太保守。但这场未能旁听的读书会让我隐约看见中年人里的先锋气息。

  楼下,“茶文化协会”也在举办读书会。

  我问老板,为什么你这里这么多读书会?

  他说这就是他的初衷,不希望只做成旅馆,而希望有更多的公共空间,让人们有空来坐坐。一楼没有客房,小隔间全都做成书吧茶舍。书架上有新书也有二手书,许多外国小说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好版本,品相也不错。据说是一个老先生捐的,可以看,不卖。书与书之间还陈列着秦砖汉瓦、书法拓片、晚清瓷器。

  二楼是客房,我喜欢桌子上的竹壳暖瓶(据说是为了防止客人在电水壶里乱煮脏东西),楼下有开水房,随时去接就可以。枕头竟然是乳胶的!颈椎病患者太开心了。阳台上的三角梅正在开粉色的花,一低头就是天井。

 (-大风起西-暖瓶)

  最贵的房间带露台,一个微型的独立小院,里面的蕨类植物蛮漂亮,坐在里面看书应该很舒服。

  (-大风起西-露台)

  下次再来的时候,得问问老板,楼顶上能不能吃外卖火锅。吃一口火锅,看一眼城墙,应该是很下饭的。

  西安古色Guse民宿  地址:碑林区环城南路216号

  这天傍晚路过南门,灯光交相辉映,吊桥缓缓落下,中英文播音环绕,盛装仕女的脸庞上跳动着红色的光芒。公交车上很多人探头去看,听说是丝绸之路电影节正在举行交接仪式。

  从南门乘公交车,十分钟就到了这家民宿。特别好找,紧挨着西北大学博物馆,正对着西南城角。

  进门要按密码,电梯门别致,绘制着南亚风格纹样。客房一共三层,过道全是大落地窗,拉开窗帘直视城墙,毫无阻隔。城墙上挑着几盏红灯笼,城墙脚下汽车穿梭,站在窗前可以看很久。

  全部房间以白色和浅灰色为主,却不冷清。小物件儿特别多,就堆出了温暖。干花插在各种瓶瓶罐罐里,八十年代的电视机缝纫机蹲在角落。铁艺装饰不像是网站俗款,一问,是出口欧洲的余单,广交会买来的。还有许多老木头家具,雕花脸盆架旁边靠着一把吉他,也是一种有意思的混搭。这里有点怀旧咖啡馆的意调调,吧台也确实有咖啡机和研磨机,客人可以自己煮,免费。还有许多洋酒,价格适中。一只小柯基狗在脚边跑来跑去。

  (-古色-吉他和脸盆架)

  走上顶楼天台,因为高,离城墙上的红灯笼更近了些,离汽车更远了些,风景也就静下来了。天台的一半搭着草屋顶,有吧台,夏天的时候有驻唱歌手。今晚这里只有几个姑娘,她们喝着酒,讲着上海话,微风吹起她们的长发。

  客房面积比较大,也温暖,是中央空调。床垫是乳胶的,是的,我特别在意这个。浴巾毛巾都有“古色”LOGO,棉质厚实。梳子不是塑料梳,而是木头的。牙刷让人惊喜,竹子做的杆儿,刷毛也很软,想带一支回家。洗浴用品最萌,三个胖嘟嘟的小袋子,这包装像是装着果冻啊酸奶啊什么的,有点想吃。拆开闻,纯正的栀子花香气很对我心思。小时候我外婆家的院子里种了十几棵栀子树,每年端午节她都给我摘一大袋栀子花让我带回家。她现在走了,那些栀子树也砍了。栀子的香气对于我来说,是一种秘密的复习。我平时很少用酒店的洗浴用品,这次把三袋全用了。

  (-古色-护肤品)

  天亮了,服务员送来简餐,端到天台上吃,绝对值回房费。城墙边的银杏树半青半黄,阳光明亮,想唱歌。

  (-古色-早餐与城墙)

  西安璞宿清居  地址:碑林区朱雀门里顺城巷11号

  璞宿·清居在顺城巷里,离城墙步行……一秒钟。

  城墙是在它的南侧(而不是北侧、东侧、西侧),这带来很大的一个好处——所有看得见城墙的客房都有足足的阳光涌进来。倚在窗边,看着城墙,顺便就晒了太阳。

  一进门就是猫、猫、猫。数了一下没数清,十只是有的,最小的一只可能才满月,怯怯地藏在一只大鼓下面,小爪子向后缩。

  一张世界地图上插满标记,各大洲客人都有,最多的是西班牙。店铺常驻Booking和Airbnb,店里都是双语标识,有的客房马桶还是智能加温冲洗。我问为什么要用这么贵的?答:“印度客人不习惯用手纸。”

  楼顶花园餐厅的菜单里有中餐,也有披萨汉堡意面咖啡。两只萨摩耶大狗在花园里谈恋爱,紧紧相随。

  (-璞宿-宠物)

  来之前我就知道,这家店有一个特别之处:客房服务员全是听障人士。客人入住时先加入群,服务员佩戴智能振动手环,消息都能及时通报。这家店已经开了三年了,服务员一直没有换,这些听障人士珍惜工作机会,非常勤劳。我注意到,她们打字时的手指特别快。

  刚开业时,听障也曾带来尴尬。当时服务员敲门后进去打扫房间。淋浴声太大,客人没听见敲门声,裹着浴袍出来才发现房间里有人,吓得尖叫,到前台投诉。服务员没法说话道歉,就一再给客人鞠躬赔礼。客人眼泪下来了,旁边的人眼泪也下来了。有了智能手环之后,这样的失误就再也没发生过了。

  四楼的客房最出挑,小院、天井、金鱼缸、木门槛……给出了舒服的节奏。四周屋檐错落起伏,挑起长竹竿在藤架上晾衣服,彩色衣裙在旧瓦和花草阳光之间摇摆,倒像是江南了。家具全是实木,床垫也是乳胶,镜子一触碰就亮,化妆方便。房间里的浴袍是汉服式样,洗漱用品上的脸谱包装也很可爱,老板应该是个细心人。

  (-璞宿-洗漱用品脸谱包装)

  见到老板时我才发现,十年前我们已经见过。冬天的夜晚,风很冷,朋友带着她来。我们挤在东大街一家酒吧里看苏阳的摇滚演唱会,苏阳唱到《官封弼马温》时,她唱得最大声。

  现在,顶楼餐厅的黑胶唱片机播放的是周璇的咿咿呀呀,一楼的音箱回荡着丝竹之音。我说你要是在这放摇滚,顾客可能不答应,她就笑。走廊里挂着她搂着山区孩子的照片,她每年去大凉山做助学公益,下个月就要动身,问我要不要一起。

  天晚了,猫儿钻进猫舍,懒懒地趴着。狗儿也不谈恋爱了。月光照在我房间的围棋盘上,只可惜我不会下棋。

  西安京兆驿站  地址:碑林区东大街马厂子东县坡5号

  这片社区叫“马场子”,老西安人都熟悉,北接大差市,南望和平门。

  在唐代,这里有全国最大的公文邮件和官旅护送机构——京兆驿站,养着许多马匹。直至明清,这里信使不绝,宾客云集。今天在这里做民宿,恰是复兴古意。

  我乘车导航到附近,环顾四周,不像是有民宿的样子。稍微拐了个弯儿,一片不起眼的老楼里,突然有了几个漂亮的大字“京兆驿站”。

  (-京兆驿站-正门)

  木门闩挺重的,推开吱呀响。进门有热茶,一壶茯茶,一壶养生枸杞茶,配着水果和糕点。暖呼呼的茶香里还飘着一点墨香,大厅刚刚举办过一场书画联谊活动,纸砚还没收起来。

  这是真正的“自家院子”,女主人在这里长大,在“马场子”跳皮筋,在城墙根下捉迷藏,然后去英国留学,旅行中住过有趣的古堡民宿,回国定居高新区。她刚回国时,这个老院子还不通暖气,厕所公用,处处不便。可她究竟舍不得放弃这里,这房子尽管不是英式古堡,但也别有关中风味。她不愿见它一天天旧下去,沉默下去。

  要想改造,很难。上世纪五十年代,她的奶奶不想留太多私产,只给自己留了最里面的上房,把前面的门房和厦房卖了出去,当时的价格是:六袋面粉。这个两进深院子,如今产权属于十余户人家,只有后院属于她的父母。

  现在,她又要挨家挨户说服前院住户把房子租给她。她把门房、厦房、上房重新整合成一个有暖气淋浴电梯花草的新院落,花费的可不止是六袋面粉了。

  她不想把这里翻修成彻底现代的建筑,还是保留了原来的民居结构。她把“唐妞”、茯茶、小布老虎、黄桂稠酒放在房间里,希望来往宾客能记住关中味道。既然空间有限,她就想办法做出灵动感:先从秦岭崂峪拾些石头回来,搭起假山,在中庭布置流水;又把北面上房全部换成落地玻璃,迎接天井的光;还在门房过道的顶上铺上大玻璃,放几条红色的小鱼进去。鱼儿在天上游来游去,小孩子们一走到那里就仰头看。

  (-京兆驿站-游鱼在天)

  这里装修朴实,价格亲民。刚刚装修完毕就遇到疫情,她有些灰心。4月份开始营业,客人一住再住,最多的口碑是:服务好。

  床上有两种枕头,一种荞麦,一种丝棉,照顾不同需求。一楼的厨房,客人都可以使用。菜市场不远,有时间的话,大可以在这个驿站摘菜烧饭煮茶,慢慢享受。

  “一夕”设计师酒店(南门店)  地址:碑林区建西街3号院

  “一夕”在一条旧巷子里,LOGO做的雅致,但只是一块小小的咖啡色标识牌。

  我早就知道它的盛名。这里举办过酒会、婚礼、音乐会、占星课、古着沙龙……有趣的事应有尽有。我刚说自己想去体验民宿,朋友就问我“你是不是要去‘一夕’?”看来,“一夕”已经成了西安民宿的标杆。

  盛名之下,却是这样沉静的标识,那就是酒香偏要巷子深了。

  在“一夕”,首先打动我的是光。设计师对光和空间的关系一定有过认真的研究。他在墙面上做了不同形状的几何镂空,光线自己会有折射变化——强光处欢快跳跃,逆光处欲说还休。于是,开阔的茶室愈加明丽,私密的瑜伽房愈加安宁。光可以推你,也可以拉你,来来回回的力度是舒服的。顶层天窗有几块带图案的玻璃,彩色光线慢慢随着太阳在墙壁上行走。在大多数民宿里,光和空间是一种擦肩而过的关系,或者默然相对的关系。但这里,光与空间可以调情,可以私语,彼此应和。

  我走进一间房子,落地玻璃美得难以复制,全因为窗子紧贴着一棵老树,圆阔的绿叶黄叶直接在玻璃上拂动,像是透明的油画轻轻动了起来。坐在蒲团上看书,你可以一口气吸进那么多的秋天。树只是一棵普通的树,最初在基建中有些挡路,设计师没有砍它,反而让所有的建筑都围着它走。它在几面墙的怀抱中长了出来,回馈了房间那么多的美意。

    对光,对树的借力,是设计的聪明之处。

  这里可以说是北欧风极简风文艺风,但又似乎不完全吻合那些定义,它在定义和定义之间游走。设计师明确地说:“我不要背负十三朝历史,不要明确的文化符号,不要西安味道。”

  从繁琐到概括,这个过程其实不容易。如果简化的过分,就丧失了设计感。一夕做得非常精确。顶楼的挑高少说也有三五米,保留了旧厂房的三角屋顶和黝黑房梁,但又有柔美的肉粉和浅金色做调和,粗粝和细腻之间有平衡。再粗一点,就莽撞了,再细一分,又甜腻了。亲子房的浴盆一大一小,两两相对,嵌在温暖的天台角落。浴室的白瓷砖不止是无脑的白,而是有宽窄和长短的拼接,像是琴键上的哆来咪,音高在变。这让我想到烹饪高手的独家调味料,比如用栀子煮水为鸡汤添上美丽的金色,比如奶油里的几粒海盐,妙就妙在那一丁点。

  (-一夕-亲子浴盆)

  之所以叫“集合民宿”,是因为这里不止是民宿。大大小小的房间是温柔的载体,可以迎接更多好玩的内容,让有趣的人儿在这里相会。老板说:“我这儿像是孵化器。一些艺术家还没那么发达的时候,如果我觉得他的作品好,我就可以帮他,来这里免费做展。”

  回家以后,我告诉客房姑娘我想念那扇窗子。她给我发来窗子在夏天时的绿色模样。我没有看够,我还想过段时间再去,去看这扇窗子雪天的样子,春天的样子。

  作者| 杨素秋| 西安某高校教师区文化旅游体育局副局长

  声明:此稿经贞观授权    任何单位不得转载

编辑:孙苗苗



主办:西安市碑林区人民政府  承办:西安广播电视台
联系地址:西安市曲江池西路60号 邮箱:xatv@xiancity.cn 电话:029-85356123